第三百零五章 君子远庖厨_权臣贵妾
如果小说网 > 权臣贵妾 > 第三百零五章 君子远庖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零五章 君子远庖厨

  三十步开外的地方,小桃回眸看了眼蓝云杰独自一人跪坐在蓝云瑾的墓碑前,絮絮叨叨的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可神情看上去却是有种感同身受般的悲伤!

  抿着嘴角,小桃没有出声,而是转回了了头看向新隆起的坟包,柔声细语道:「商宁,如你所愿,离得不远吧?你们可以在没事的时候串串门,打打牌了……」

  说着说着,小桃便又情难自禁的流出了眼泪来,深深的为这个还没有成年的孩子,感到惋惜着,若是她能遇到疼爱她的父母,她的人生绝不会在这豆蔻年华里,就戛然而止!

  「你的仇,九哥会慢慢去报,绝不会让蓝云轩轻易受死的,你若是泉下有知,就好好的买通门路,等着我过去的时候,继续护佑你无忧无虑的生活!」习羽意有所指的承诺道。

  小桃满眼含泪,狠狠的瞪着他:「你就不能说些吉利的话吗?他们都死了,你还要离开我吗?」

  「不离开,不离开!我就是随便说说,商宁啊,别等我了,你小桃姐不让我去,你先轮回转世着,咱们有缘再见啊!」习羽赶忙改口,故作轻松的口吻说道,就怕小桃再次沉浸在失去他们的悲伤里。

  「你……这家伙!」小桃被他这一插科打诨,倒是真的没有之前那么伤悲了,轻轻的叹了口气,蓝云杰说的很对,求仁得仁,求义得义,又有何怨呢!?

  自己真的太执着于他们的生死了!现在想想,若是习羽真的在五年后,被蓝云易害死了,自己不也同样不想苟活于世,想要追谁他而去吗?

  没有惊动任何达官显贵的安葬好了商宁,本就不是喜欢热闹的性子,如此安静的走完最后一程,也算是如了心愿!

  「好了吗?」蓝云杰觉得他们把下葬该有的仪式都走完了以后,走了过来,低声问道。

  「嗯,差不多了!」小桃回了一句。

  「子坤登基的日子定在了六日后,明日一系列册封赏赐的旨意,就会下达到各个府里!我已经定准了是镇北王,习羽被封为东北王,圣旨下达之后,咱们可能就要各奔东西了!

  你们应该知道了关外***,攻破顺城的事情了吧?我倒是能等到登基大典过后离京,习羽恐怕明后日就得出发上任了,我想与你们聊聊天喝喝酒!」蓝云杰自顾自的说着蓝云易的安排。

  小桃和习羽对视了一眼,果然不出习羽所料,稍加运作,蓝云易就把东北十八郡县给了习羽。

  还是在这个危急时刻,临危受命的将这个烫手山芋扔给了习羽,这若是打了败仗,可不是他蓝云易的脸面问题,而是他这个连自己封地都守不住的异姓王的问题了!

  「这个时间点,把习羽派到东北边关去,那能行吗?殿下也真是放心,若是守不住那山河关,那习羽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了?

  你倒是行了,镇北王!那里有镇北老将军之前打下来的底子,民风彪悍直爽,都是些可以放下武器种地,端起武器保卫国家的百姓。

  东北边关这边呢?地广人稀,人家***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占领一大片的领地,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有什么好去的!」习羽还没出声,小桃倒是不愿意的抱打不平了起来!

  看着小桃眸光流动,了解她的习羽,立即猜出了她的意图,她是故意以退为进的抱怨着封地的劣势,免得又被蓝云易怀疑自己早有筹谋,很想去那个地方,怀疑自己又有什么底牌或是算计,在那边暗箱操作了!

  「啧啧,你这个女人,能被封为异姓王你知道是多大的荣耀吗?还对所封的领地挑三拣四的,你怎么能这么辜负未来皇帝的心意呢?

  派习大人过去,那不是知道习大人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嘛!相信只有他前去镇压,才能达到立退敌军的效果呀!」蓝云杰嘴角一撇

  ,立即提高了音量,像是不满意她不识好歹的模样,反驳起了她的话。

  「说到底……还不是看咱们家习羽好拿捏,今年和我做生意也攒下了点家底,能有底气在那个穷困潦倒的地方蹦哒蹦哒吗?

  还对他又忠心耿耿的,他才放心把那么重要的地方交给习羽吗?」小桃依旧口是心非的翻着白眼,把自己这个黑脸扮演的是活灵活现。

  习羽见火候差不多了,才出声道:「你想多了,殿下一定是觉得我能胜任那个位置,他才敢把那么棘手差事交给我!

  这是殿下登基之后的第一战,得找一个可靠的人,把他打响了,也立威给其他国家看看啊!」

  「你看看人家这思想,这觉悟!不愧是未来皇帝所信任的左膀右臂啊!」蓝云杰认真中带着些许嘲讽的反话。

  习羽暗暗睨了他一眼,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啊?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不就是给那些躲在暗地里的有心人听的吗?

  「切!你们啊……」小桃欲言又止,显然觉得对于未来的皇帝,说的太过分了也是不好!

  「走吧走吧,咱们来个一醉解千愁!」蓝云杰说着,竟然不见外的想要去勾搭习羽的肩膀。

  可在他严肃得不像话的清冷目光中,还是讪讪的放下了手臂。

  「你这个人,看似随和,实际上冷漠得狠着呢!」蓝云杰嘟囔了一句。

  「你这个人,看似大大咧咧,实际上心眼子多着呢!」习羽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

  小桃看着两个人互怼,忽然觉得蓝云杰或许比蓝云易更能理解习羽的立场和为人!

  若不是生不逢时,或许两个人还能成为不打不相识的至交好友呢!

  不多时,几人回到了小桃的新居,知道或许明日习羽就会去往东北边关,小桃还要忙着给习羽保证后勤的运作,暂时不能与他一起前往。

  毕竟若是蓝云易忽然掐断或是拖延了,习羽前线的粮草和御寒衣物的补给,那对习羽和边关战士们来说,便是灭顶之灾了!

  所以,小桃特意下厨做了几个菜,也是真的想与习羽喝上两杯,为他送行!

  两个人为了今日,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虽然不担心他武功卓越,还有小桃倾尽所能给予的防护,会出什么危险。可毕竟战场上刀剑无眼,若是真的误伤了,自己也是会心疼的啊!

  房间里,习羽和蓝云杰大眼瞪小眼的互相憋着气。

  习羽心说好不容易能吃到小桃亲手做的饭菜,还能和她喝点小酒,趁着走之前,沾点小便宜,结果还有这么个不长眼的家伙,在旁边碍事。

  而蓝云杰却想着,若不是因为小桃提前猜透了自己隐藏起来的身份,又预言了自己的未来,让自己好奇的与她做起了生意,成为了朋友,自己岂会鸟他习羽是谁?

  「你们俩干什么呢?若是实在闲着没事干,可以搭把手摘摘菜!」小桃回房间取东西,就见他们互相看对方不顺眼,想要破解他们间的生疏隔阂!

  「君子远庖厨!况且,我还是客人呢!你总不会让客人去……」蓝云杰急了,这怎么来喝酒还要干活呢?她们家就没有个仆人打下手吗?

  「好嘞!」结果习羽就用了两个字,打断了蓝云杰的喋喋不休。

  蓝云杰一口气被噎的上不上下不下,最后实在没招,只能硬着头皮与习羽一起来到了厨房。

  觉得自己站哪儿哪妨碍,站哪儿哪尴尬的蓝云杰,没有了往日的从容淡定,局促的看着小桃,真的像一个家庭主妇一样,麻利搭配着各种菜肴的配菜,每样做的还都像模像样。

  与厨房里的厨娘,说话也如平等人一样温声细语,丝毫没有主人的架子,一口一个大嫂子

  的叫着,甚至比对自己还有些尊敬。

  与习羽的相处,更是和谐的让自己都觉得纳闷,难道平常百姓家的夫妻就是这个样子吗?没有男主外女主内的虚礼,两个人共同携手准备晚上的吃食,相互闲聊着家长里短的琐碎事情!

  「来,别愣着了,帮我给这个香菜去了根!」小桃很会指使人的让蓝云杰去处理香菜。

  蓝云杰有些无措的接过了,这个好像从外国传入进来,最新开始种植的蔬菜,也不知道它是什么味道的?

  思及此,忍不住低头闻了闻,一股清香扑进了鼻孔里,好像还不错!

  学着习羽的模样,蹲在了地上,笨手笨脚的开始摘起了香菜。

  「我终于发现你们对她另眼相待的原因了!」蹲在习羽对面的蓝云杰嘟囔了一句。

  习羽抬眸看他,有点好奇他发现了小桃身上的什么优点了呢?

  「她身上有着我们都没有的人情味儿,她像是仙子一样,降临到了我们的身边,提醒着……我们是人!」蓝云杰的眼中,没有了以往的玩世不恭,第一次出现了不一样严肃认真的神情,似乎是有所感触,又似乎心之向往!

  两个男人对视着,蓝云杰继续说道:「我们不是杀伐果断的禽兽,是有血有肉的人,或许会受伤……或许会死亡,可为了心中的道义和良心,还是会孤注一掷的去搏一个心安理得、问心无愧!」

  蓝云杰的声音极低,在嘈杂的厨房里,只有习羽离他近,才听到了他的声音。

  习羽闻言微微一愣,望了眼在灶台上忙碌的娇小身影,嘴角上扬,情不自禁的就挂上幸福甜蜜的笑容。

  「是啊!她就是那样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给人带去温暖!知道她想怎么解决关外的***吗?」习羽收回目光,淡笑着看向蓝云杰。

  「是用你们那个无往不利的神秘武器吗?」蓝云杰觉得自己这个答案,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ffd.net。如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ffd.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