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多疑的蓝家人_权臣贵妾
如果小说网 > 权臣贵妾 > 第三百零三章 多疑的蓝家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零三章 多疑的蓝家人

  蓝云杰也不是傻子,自然心里清楚,这的这位弟弟,是开始地提防习羽做大做强了。立即满口的答应,保证自己不会辜负他的所望,更是表示自己可以去习府探探习羽和小桃的口风,看把他们调派到了东北边关,会不会引起他们的不满情绪?

  这正和了蓝云易的意,自己还正愁没有人提前与习羽透个话一下呢!习羽那么聪明的人,一定会猜到自己想要压制他的想法,就是不知道现在已经成了气候的他,会不会甘心去往那个苦寒之地?

  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蓝云杰这回可是名正言顺的拎着两坛秋梨白,来到了小桃的府邸之中。

  笃定有小桃的地方,必定会有习羽出现!

  可他却扑了一个空,小桃和习羽居然都不在,略微派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他们竟然一同去了天牢,看被蓝云易打入天牢的姚府全家了。

  这个落井下石的热闹,自己怎么可能错过呢?

  习羽和小桃避开的众人,来到了关押姚家一百多口的牢房前,姚思武见到了曾经在自己面前,低三下四夹着尾巴做人的习羽,立即暴跳如雷的咒骂道:「好啊,你这个狗东西,原来以往的懦弱模样,都是装出来的啊?若不是你,我们怎么可能会败?

  你是来这里落井下石的看热闹吗?这下如了你的愿,踩着我们功成名就了吧?狗,你就是蓝云易身边的狗,你再能扭转乾坤又如何,早晚你会死的比我们还惨!」

  「思武!」姚文远的祖父姚思建喝止住了他,成王败寇各为其主,现在骂这些除了能痛快痛快嘴以外,还有什么用?

  习羽和小桃的目光在黑压压的牢房里,寻找着姚文远的身影。

  蓝云杰此时也赶到了天牢里,只不过没有上前,而是躲在角落里,屏住了呼吸,偷听他们都在说着什么?

  「习小子,你是在找文远吗?」姚文建的话,瞬间让整个繁杂吵乱的天牢里,静的连喘着愤怒的粗气声息都能听得见。

  因为他们都知道,大皇子败了,姚舒妤败了,他们姚家不能再一步登天了!那福祸相依成王败寇,失败的下场只能是满门抄斩!

  蓝云易不可能留下后患,整日提心吊胆的去提防!

  可若是习羽念着以往与文远的交情,向蓝云易求情能放过文远一马,那姚府最起码还留有一丝血脉,不至于对不起列祖列宗,断了香火!

  「他在我们满府被抓之前,就被人给叫走了,到现在都了无音讯!」姚思建回道,这个曾经严厉的老人,如今颓然的仿佛一瞬间就老了好几十岁。

  习羽和小桃对视了一眼,对此事感到了棘手,想当初也不知道商宁是怎么和姚文远联系上的?又是为什么要跟着姚文远进宫?

  更不知道在莲姨娘的计划里,姚文远充当的又是什么角色?

  如今商宁已死,莲姨娘又不知所踪,只有姚文远这一个知情人,可他居然不在天牢里,那他会在哪里呢?

  「知道是什么人给叫走的吗?」习羽眉心深锁的问。

  姚文建含糊了一下,神情凝重的看了看周围,低声问道:「习小子,看在你与他多年的交情上,能否保他条小命?」

  习羽环顾着那些眼露期盼的姚家众人,自己其实是在心里有些钦佩姚家人的,在这个生死存亡之际,家主的一句话后,没有任何一个人贪生怕死的向自己求饶,想让自己也救他们条性命,甚至连几岁的娃娃,都没有哭闹。

  看着那么小的孩子,睁着天真无辜的大眼睛,懵懂的看着自己,小桃有些心有不忍,他们何其无辜啊?

  他们懂什么?为什么大人犯的错,要让他们去买单呢?

  习羽轻吐声道:「我尽力……」

  「习

  羽!」小桃情急打断了他。

  姚家人的心全都提了起来,他们心里都清楚,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期,稍有不慎,就会被扣上勾结谋逆乱党的头衔,被政敌打压,甚至会被上位者怀疑,导致不可挽回的事情发生!

  都传这玉姑娘未雨绸缪,善于筹谋,她这是要阻止习羽涉身犯险吗?

  「我知道,现在这事很难办!可我只想给姚家留一支香火,并不是要与你谈交易条件!叫走文远的是淮南王府的人,只不过这事他只是告诉了我一人,我不知道他是何意思?」姚文建没有隐瞒,直接坦诚相告道。

  风水轮流转,如今习羽逆风而起,已经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步;而姚府却家道中落到了穷途末路之际。

  若说现在最后的希望,真的就只能指望习羽了,自己有什么资格与人家谈条件呢?只能寄希望于他这小子重情重义,能看在以往的交情上,救过姚文远这唯一一个不在天牢里的血脉了。

  淮南王府?!

  习羽和小桃互视了一眼,都在眼底露出了凝思之色,这个淮南王府最近露面,露的是不是有点勤啊?

  「你来!」小桃把习羽叫到了一旁,避开了姚家众人。

  这下使得姚家人的心更是沉入了谷底,这女人果然是不想让习羽犯险啊!天要亡姚家呀!

  「你这女人……」姚思武愤恨的想要谩骂小桃几句,蛇蝎心肠见死不救,以解心头之恨。

  小桃和习羽都看向了他。

  可他却再一次被姚思建呵止:「趋吉避凶人之常情!不要忘了姚家的风骨!你想要与子瑜去赌,就要有赌输了以后,承担后果的勇气!」

  「大哥,我错了,我真的没有想到,我们会一败涂地!是我连累了整个姚府,我是姚府的罪人啊……」姚思武跪在了姚思建的面前,痛哭流涕道。

  一直是主张夺嫡的好战分子,大难临头,才发现自己以往的利欲熏心,不止害了自己,更害了至亲之人。

  他为时已晚认错的声音,惹来了姚家众人的哀伤痛哭,能有享尽荣华富贵本事,就要有能承受住打入尘埃的落差!

  小桃简单的和习羽交代了几句,习羽有些迟疑的看了眼姚家众人,最终还是为难的点了点头。

  姚家女眷的哭声更大了些,心里面都清楚,这是习小子向她妥协了,决定不管姚家最后一丝血脉的死活了。

  「丫头,我那孙儿可是一直对你信任有加啊!为了投资你的生意,甚至都与他祖父立了军令状,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赴死呢?你就行行好……救救他吧!」姚文远的祖母跪在地上,悲痛不已的对着小桃哭求道。

  姚文建见此也红了眼眶。

  小桃看不得那么大年纪的老人家,一脸悲伤的跪在自己面前,立即快步上前,劝说道:「老夫人,你快先起来,你说的这些,习羽已经与我说过了,我都知道,我没说不救他呀!」

  习羽也走上前来,对姚老夫人说道:「老夫人你还是起来吧!小桃刚刚与我商量,看看能不能把姚府十岁以下的孩子,想方设法的改判个流放之类的责罚,先保住一条命。

  再想着在流放之地想想办法,让孩子们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不求大富大贵,只求有个温饱的平安度过一生!」

  姚府的众人谁都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居然会不计前嫌的想要保住姚府更多的血脉!那些怀抱孩童的女眷,更是喜出望外的直接跪在了地上,感恩有小桃这位女菩萨,解救她们的孩子,纷纷叫嚷着来世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她这份雪中送炭的恩情。

  「这……」姚思武更是震惊无比的看向了小桃,自己刚刚误会她了,没想到她居然是这么心地善良的人,能以德报怨的解救自己

  府邸的孩子,让自己所犯的错误,不至于灭了姚家所有的希望。

  早已被悔恨淹没了的自己,心里总算是有了些慰籍,情绪激动的痛哭道:「我……很对不起,姑娘和习公子大人有大量的不计较我以往的出言不逊,若有来世,甘愿为奴为婢也要报答你们的恩情!」

  「孩子,此事恐怕会连累你被四皇子怀疑居心不良的!」姚文建没有被喜悦冲昏了头脑,而是设身处地的提醒了习羽和小桃一句。

  小桃眼眸一弯,没想到他临到死地,还能有如此保持冷静清醒的人,若不是自己有了炸药的辅助,想把这样的人扳倒,恐怕还真是一个疑难问题!

  「他怀疑习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蓝家的人,信任过谁呢?我只是觉得这么小的孩子,受你们这些大人的牵连,小小年纪就殒命在此,实在是可惜,才想着能救回一个是一个吧!」小桃随口说道,并没有觉得自己做的有多么的伟大。.五

  蓝云杰心中一动,回想着小桃的话,不禁在心里自嘲了起来:是啊!蓝家的人,从头到尾的都是疑心极重,自己若不是怀疑他们与姚家串通什么,怎么会躲在角落里,偷听他们的谈话呢?

  若不是蓝云易的多疑,自己怎么会得到监控镇北王封地两旁,西北和东北的地方政权呢?自己不是傻子,蓝云易是在防着习羽,防他拥兵自重意图不轨!

  甚至自己不用猜都能肯定,他还会找人来监控着自己,同样怕自己在暗地里做着背叛他的事情!

  若不是蓝云轩猜疑父皇会把江山传给了别人,也不会借着父皇昏迷不醒之际,假传遗诏,甚至起兵谋反!

  若不是父皇多疑,怕自己和蓝云易、蓝云瑾抢了蓝云轩的皇位;又怕蓝云轩一家独大的影响到他的地位,也不会扶植起蓝云易来与他制衡,才有今日这般情景的出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ffd.net。如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ffd.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