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下意识的行为_神魔谎言
如果小说网 > 神魔谎言 >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下意识的行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下意识的行为

  「算是斩断成功了?」

  梁震心里也没底,心理问题往往是你以为解决了,其实只是斩断了地面上的茎,地下还有根须没有解决。就如同野草一般,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感情这种事情往往是藕断丝还连,在后续的思考和行为都或多或少会受到影响,多想无益。以前他总会想一些有的没的,遇到很多无法预知的秘密,倒是让他学会了该停止思考的时候就停止思考。手里得到了几个灵魂,现在要搞清楚这些灵魂的用法。

  除了刚成为灵异者的时候,在血脉中得到了一些恶魔本身的基本知识之外,后续的一切都需要自己学习与探索。现在需要一个试验品来实践自己的猜想,自己手中有三个灵魂,现在就需要一具身体。当时吞下的是一个男人的灵魂,梁震并没有去分辨是谁,只有一个女性灵魂必然是要留着的。

  意识一动,通知小夏过来。

  小夏借口不放心闺蜜外出,向布鲁克借了他的车出去。布鲁克实在是放不下电视里的足球,要知道这是世界杯,四年才一届,自己国家的队伍好不容易从一众强国中拿到资格,就把车借了出去。

  在路上小夏遇到了正在往木屋那边跑的陶嫣然,她此时非常的冲动,出来的时候根本就忘了这里与木屋之间的距离。此时她正按着膝盖,低头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鼻尖滴落在地上。

  「嫣然,你是打算去哪里?」把车停在陶嫣然前边,小夏探身出去问道。

  按说她以服从主人的命令为第一要务,就是路上撞死人,或是山崩地裂,她都要第一时间赶去木屋,路上不能有一丝有意的延误。不过这里面陶嫣然是例外因素,毕竟梁震给她的第一个命令就是跟在陶嫣然身边保护她,即使失去生命。

  这道命令至今没有撤销,所以她有义务帮助陶嫣然。一个女孩夜晚独自走在路上十分危险,尤其是罗欧这边的夜晚没有某东方大国那么安全。

  「小夏,我要去木屋,你快带我过去。」陶嫣然说话的时候眼睛都有光,如同黑夜中的明灯,照亮了小夏。

  「上车吧!正好我也要过去。」

  陶嫣然像是找到了希望,浑身恢复了力气,直接冲过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是不是他让你过去的。」

  「是。」

  一边回答,小夏一边开动汽车,就这么带着陶嫣然一直来到木屋附近。直到耳边听到梁震的提示,立刻把车停下。

  车刚停下,小夏就直接从车上消失。陶嫣然正打算询问她为什么停车,就看到人直接从自己眼前消失。实话她心底还是莫名惊悚的,可是想到梁震应该就在附近,应该是他把小夏带走了。惊惧情绪有些缓解,可她觉得既然带走小夏,一定已经知道自己已经来了,可为什么不见我?

  她立刻下车高喊:「大叔!怪大叔!」

  在预感到小夏已经到了附近,梁震抬起左手,稍微看了一眼找到女性灵魂,也就是贝琳的灵魂。右手抓取之后,直接意识生灭,直接灭掉里面本身属于自我思维能力,保留记忆。这也是他第一次这么做,有些小心翼翼操控着能量。

  灵魂的状态变化肉眼可见的变化,没有灭杀自我的灵魂,在梁震左手挣扎,光团呈现就是在扭曲,呈现不规则的形状,围绕着左手来回游走,想要脱离他的禁锢。没有了自我的灵魂,则非常安静,如同一个透明的充满弹性的橡胶球一样。

  接下来他把自己意识空间和灵魂的记忆相接,然后对记忆进行修改,首先把原本的记忆包装成这是别人的记忆,然后加入小夏的记忆。梁震是可以随意查看小夏的记忆,此时才发现他们俩的关系并不是契主和契人的关系,要更亲密一点。真要找一个词,信徒?

  是那种灵魂的直接连接,中间没有其他规则转换,梁震可以直接掌控小夏的生死。

  要是信徒的话,那就是另外一种模式,梁震从没接触过的模式。原本想把贝琳灵魂打入小夏体内的计划就只能搁置,只能换一种方法。立刻开始修改贝琳的记忆,把小夏的记忆抹除,把得自约瑟夫的记忆灌输进里面,也就是席拉·约瑟夫的记忆。再通过虚拟空间制造一个本琳的身体,把修改过的灵魂按进去。

  就看着原本没有生气的眼睛,瞳孔有非常细微地晃动,梁震知道成了,把这具身体再放入另一层虚拟空间。静静看着贝琳醒了过来,不过这个醒的是约瑟夫。

  约瑟夫醒来过来之后,看看周围,非常陌生,也就是说自己在那一战里输了。怎么都没想到就这么一个蝼蚁,竟然能请来原来的军团长毛莫大人,把自己唬住了。虽然不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应该是从那边逃了出来,开始融入原本这身体的记忆,知道现在正占据这个叫贝琳的女生身体。

  他有些气闷,怎么又是女性身体?

  恶魔对性别没有特殊的要求,不同的族群中雄雌的分工并不同。在成长中除了一些特定种族,比如蜘蛛、蚁族、蜂族等等就是母系氏族,其余恶魔在成长过程中模糊了性别。尤其天使更是没有性别,外在形象是根据每个人自身审美和意愿来展现。

  因为这具身体是梁震制造的,灵魂也是梁震改造,可以随时监控他的举动和想法。明明不是一名依靠欲望能量的恶魔,对性别似乎特别在意,有些奇怪。只能理解成可能对本体性别的某种执念。不过要是自己,或许也会对男女身体有着执念。

  贝琳·约瑟夫控制着身体往外走,打算寻找人家好养伤。梁震直接控制虚拟空间,让她悄悄离去,不要打扰到木屋里的人,还有某个在喊着大叔的姑娘。

  有些头疼,明明已经把她送回去了,也把她打击的就要放弃了,这会儿怎么又回来了?

  视线就看向了在她身后的陶父,陶父也非常敏感,立刻感觉到毛骨悚然,像是自己是一只被猫盯住的老鼠一样。反正晚上的剧情已经都结束,让她多感受一下所谓的绝望吧!没准就真的放弃了。

  转头又把注意力放在了小夏身上,一个信徒能够为自己做些什么?

  小夏和刚才自己制作的伪约瑟夫比起来,灵魂和思维都被他掌握,生死都在一念之间。前者是一种主动奉献,把自己能够拥有地献给自己,能为自己做任何事哪怕是丢了命。后者更加被动,一切行为都是梁震的引导,确切地说是设置。

  就像自己制造了一个假身,让贝琳·约瑟夫自己维持,还不让他发现。梁震对他的设定,就是遇到毛莫后脱困的约瑟夫侵占了贝琳的身体。伤重得他甚至没有能量,要找一处地方好好养伤,然后再回来报复那个范和毛莫。当然产生的这个意识,却和原来的约瑟夫没有太多关系,梁震理解成可能更多像一个电脑AI,能够处理简单的问题。要处理一些复杂问题,就需要这个意识自主升级。

  第一次的尝试,后续需要时间来检验。

  如同小夏一般的人,梁震回想似乎还有几个,于是闭眼在自己的意识中、空间中、规则中,去发现他们。有小夏在身旁,就像有一个范例,按照她这个例子去找就好了。发现其实就是接通,梁震就有一种闻了一下鼻通,直接提神醒脑,呼吸顺畅。

  那几个人在没有指令下达的这段日子里,都在进行着正常活动。日常生活中也会出现欲望,每个人身上都累积了几年的欲望,顺着某种规则线,直接窜入梁震体内。

  信徒的一切都是和自己相关的,可以为自己直接提供自己需要的某些能量。好在这件事自己无意中已经进行了,现在发现,直接就明白其中的用途。

  夜进入了最深沉的黑暗,陶嫣然则缩在车里,倔犟的不肯离开。梁震只能无奈把她又拉进了虚拟空间。

  「你怎么就不能放弃呢?」

  「可是我不想放弃,我已经追到了欧罗,跟不能就这么放弃。」

  坚定的眼神让梁震一瞬间恍惚,眼前的女孩似乎有一种魔力,就是激起自身对她的好感。随即想起了刚刚陶嫣然的表现,很快就摆脱了这种状态,毕竟他现在除了处理碰到的新生事物,始终留着一缕意识在关注自己的情绪。

  「你知道我有多危险,我可以轻松毁掉一座城市。那也应该知道我的周围有多危险,一整座城市的生灵都会来找我报仇。刚刚,你已经选择了放手,那是你下意识的选择,也是你最真实的选择。就算你现在后悔想回来,也只是某种付出失败的不甘而已,到了某个场合你也会像刚才一样放手跑掉。我后面的敌人太危险了,所以我为什么还要把你这么一个危险带在身边?我找死吗?」

  陶嫣然这才知道,自己一个微小的动作,竟然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ffd.net。如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ffd.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