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再跳预言家_在霍格沃茨刷友好度的日子
如果小说网 > 在霍格沃茨刷友好度的日子 > 第448章 再跳预言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48章 再跳预言家

  当然,罗恩的快乐并没有持续太久。被忍无可忍的赫敏毫不留情地怼了几次之后,他的故事最终还是重新回到了被催眠的那个版本。

  至于赫敏,虽然被校园绯闻搞得烦不胜烦,但好在丽塔·斯基特早早就被格伦出手控制,也总算逃过了原著里被寄来经稀释的巴波块茎的脓水灼伤双手的惨状。

  第二个项目带来的话题度渐渐平息之后,哈利找到了格伦,聊起他前段时间遇到的一件怪事。

  「还记得我的活点地图吗?」他说道,「弗雷德和乔治送给我的那个。」

  格伦身上有着更为实用的系统地图,自然不需要再打活点地图的主意,它自然被落到了哈利手上。

  「当然。」格伦点了点头,「那地图的魔法很神奇,让人印象深刻。」

  见他没有忘记,哈利继续说道:「我去级长浴室研究金蛋的那天晚上,遇到了一件怪事——那上面出现了一个不该出现的名字。」

  「谁?」格伦明知故问。

  「巴蒂·克劳奇...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他不是已经被摄魂怪夺走灵魂,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了吗?」哈利茫然说道。

  格伦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暂时瞒他一段时间:「你记得没错,克劳奇应该不可能会出现在霍格沃茨,会不会是这地图出错了?」

  「不知道...」哈利皱着眉头说,「不过它以前从没出过这种问题。」

  「我觉得倒也不必太过担心,毕竟这张地图不知道是多少年前创造出来的,上面的魔力渐渐消退是正常现象,偶尔出点小问题也可以理解。」格伦想了想,找了个听起来还算合理的借口搪塞过去。

  「好吧...」

  哈利带着疑惑离去,格伦心中却突然冒出一个没有太大关联念头。

  究竟有没有必要,在伏地魔真正复活之前,先知会邓布利多一声。

  毫无疑问,这或许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情节变化,但显然能让老狐狸先做好充足准备,再向公众宣布伏地魔归来的事实。

  如果他们已经提前掌握了洛哈特这个埋进魔法部高层的钉子,还有身为新闻行业精英的丽塔·斯基特,说不定就能避免出现邓布利多和哈利名声扫地的情况,即使无法在舆论战中占据上风,也至少可以让更多不知情的人避免遭受福吉的蒙蔽。

  当然,如果要告诉他的话,还是要提前想好措辞才行。好长时间都没用过的预言家身份,也该到了再出山的时候了。

  次日一早,格伦早早起床,敲响了校长办公室的大门。

  大门自动打开,露出书桌后邓布利多穿着庞松袍子的身影。他一手拿着菠萝蜜饯,正在往茶杯里哗哗地倒着糖。

  从打扮上看得出来,他才刚刚起床,连衣服都还没换。

  「这还是你第一次这么早,格伦,要喝一杯热茶吗?」他抬头看了一眼,温和地说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冒冒失失的样子。」

  当然,脸上略带惊慌的表情是格伦故意演出来的。毕竟以他的年龄,就算再怎么成熟沉稳,如果在「预言」里亲眼看到黑魔王殿下满血复活,也不可能表现得那么云淡风轻吧。

  「我们恐怕要遇到***烦了,教授。」他黑着脸说道,「我做昨晚又做了一个梦,恐怕又是之前那种预言梦...」

  邓布利多几乎从未见过他如此紧张,当即也正了正神色,问道:「说说看,你都看到了什么?」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伏地魔在近期就会恢复他全部的力量...」

  这话说完,老狐狸的表情也愈发严肃起来,继续问道:「能不能说说具体的情况?」

  格伦点了点头,描

  述道:「昨晚的梦里,我看到了亚克斯利,就是世界杯上被抓住的那个食死徒,他把婴儿形态的伏地魔放进了一口巨大坩埚里,把自己的手切下来加了进去,还有一块已经腐朽的枯骨,以及...哈利的血...」

  「哈利的血?」邓布利多愣了一下,「你是说,他们抓住了哈利?」

  「没错...」格伦点了点头,「在那个画面里,哈利被困在一座坟墓旁的雕塑上,然后真正的伏地魔就在那个坩埚里离奇出现了...」

  听到这样的描述,邓布利多紧紧皱起眉头,即便以他的博学,也对这样的复活方式一无所知,就像他不知道伏地魔如何从残魂变成婴儿形态一样。

  「除了这些,你还注意到什么其他情况了吗?」他仔细思考着问道。

  「还有。」格伦点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哈利最终应该是顺利逃脱了。他跟伏地魔进行了一场决斗,他们的魔杖发生了一些非常奇异的现象,这让他找到机会用飞来咒召唤了三强争霸赛的奖杯,从那里消失了。」

  「奖杯?」邓布利多无意识的摆弄着自己的长胡子,推测道:「这么说,那奖杯被换成了门钥匙...除此之外,我想不到还有什么魔法能让它拥有瞬间传送的能力...」

  「或许吧...对了,亚历克斯往坩埚里加入那些东西的时候提到了它们分别是什么。」格伦又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将它们称为仆人的肉;父亲的骨;以及仇敌的血。这让我想起了暑假里哈利连通伏地魔意识时看到事情,伏地魔坚持要得到哈利的血才愿意复活,为此甚至愿意多等上几个月的时间。」

  邓布利多并没有露出任何意外的神色,显然已经从哈利口中听过了这段梦境。他依旧皱着眉头,端起桌上的茶杯,校长室里突然陷入长时间的沉默。

  格伦没有打扰,只是在他对面安静地坐下。他相信,以老狐狸的聪明才智,很快就能想通问题的关键。

  良久之后,邓布利多的眉头似乎舒展了几分,再次开口:「如果你看到的的确是个预言的话,我想这或许不是一件坏事。」

  果然

  格伦心中一喜,脸上却表现出明显的困惑。

  「不是坏事?我不明白您的意思...这怎么能算什么好事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ffd.net。如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ffd.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