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四十七章 手段狠辣_诛天劫
如果小说网 > 诛天劫 > 六百四十七章 手段狠辣
字体:      护眼 关灯

六百四十七章 手段狠辣

  烽火连天。

  到处都是战火,到处都是血流成河。

  甚至在这个世间,人族四面楚歌。

  可是,人族却不曾退后半步。

  那怕是人族在战场上已经不占任何优势,可是人族却不曾有半步后退。纵然是各族的兵锋直指人族要害,人族却仍是一如即往的强势无比。

  人族,似乎对于战场的形势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死战不退。

  同样,各簇也都面临着同样的形势。

  战火,波及整个九天十地。

  这一次的形势又与一开始各族围殴神族之时不一样,上一次的下界各族兵锋直指神族,是神族与下界各族之间的恩怨之战,是神族压迫下界各族之后的积怨之战,目地明确。

  可是这一次各族之间的战争却是来的毫无理由,毫无征兆。

  甚至可以说,那怕是现在的大战都已经到了现在这一步,各族之间其实也并不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而爆发大战。各族之间的纷争,就像蛤一条没有任何理由可寻的断迹,只是在不断的爆发着冲突。

  而且,形势愈演愈烈。

  各族,也在这种时候陷入了各自苦战的境地。

  偏偏,那怕明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征兆,各族自已也都清楚形势不容乐观。可是都已经到了如今这种时候,各族根本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可退之路。那怕明知道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的不利,各族之间却也只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当做是一场无法回头的血腥之路。

  纵然早已知道必定会有不法承受的损失,可是对于各族来说,如今却是早已箭在弦上,根本无从退却。

  甚至,退无可退。

  只有,咬牙苦战,,,,,,

  「老大,你真的就让卓君临去面对这场乱局?」

  虚空中,一个黑衣男子站在青衣女子的身侧,目光中满是无奈:「你也应当知道卓君临那个家伙就是个变数,真要是让他去面对那些存在,后果,,,,,,」

  有些话,黑衣男子并没有说的太明白。

  到了他们这样的存在,自然明白很多事情并不是自已想象中的那样,,,,,,

  「卓君临即然是变数,那就让这个变数更不确定一些,岂不更好?」

  黑衣男子脸色不由疾变。

  甚至在这一刹那间,黑衣男子看向青衣女子的眼神之中,不由多了一丝古怪神色:「老大,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本身就是有违初衷。如今卓君临得到了你的指点,又与你自已亲手插入其中有什么区别?」

  青衣女子眉头不由一皱:「谁敢这么认为?」

  黑衣男子不由一愣。

  事情都已经到了现在这一步,青衣女子怎么会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来?虽然青衣女子并没有当着其他生灵的面插入其中,但青衣女子指点卓君临的事情,必然是不可能瞒得住天道化身。

  可是到了现在这一点,青衣女子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事儿,怎么让人感觉那么不对劲?

  然而,纵然黑衣男子明白是怎么回事,却也不好直接和青衣女子的叫板。

  争论,黑衣男子自然是不敢的。

  世间最不理智的事情,就是和女人讲道理。

  而这世间,最不能招惹的女人就是青衣女子。

  「老大,,,,,,」

  黑衣男子欲言又止,神情微微有些古怪,可是却也并没有与青衣女子多言什么。这个时候真要是与青衣女子纠缠不止。万一要是青衣女子揍自已一顿也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以往在青衣女子手中吃的亏,那怕是到现在黑衣男子仍是心有余悸

  。

  「谁要是说我插手了,尽管来与我理论一二。」青衣女子咧嘴一笑:「是素民长老还是苍青,若是他们敢来,我并不介意与他们理论一下?」

  「这,,,,,」

  黑衣男子脸色不由一变再变。

  青衣女子所说的理论究竟是什么意思,黑衣男子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这么多年以来的压抑,或许早就已经让青衣女子心生不满,如今即然有了这反常的变数存在,就算是青衣女子在其中做出点意料之外的事情,也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老大,难道你是想,,,,,,」

  「我想什么了,我什么都没有想。」青衣女子面色一寒:「你最好自已管好自已的嘴,不要什么事情都往外胡说八道。我们只不过是指点了一下老四,又和卓君临有什么关糸?如果有人一定要认为是我们在插手其中,那就让他们自已认为好了,又与我们有什么关糸?」

  「明白。」黑衣男子眼睛不由一亮。

  老大果然就是老大,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般霸气无双。

  甚至到现在,黑衣男子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现在的情况会演变成现在这样,所有的事情如果没有老大在背后给卓君临使阴招,就凭那个人族小辈又如何能兴风作浪?

  自已明白是一件事情,能不能承认却又是另外一种事情。

  真要是要闹上一场,黑衣男子也不介意弄出点动静出来。

  毕竟,有些时候,寂寞才是最无法忍受的煎熬,,,,,,

  「主人,你跑去那了?」

  螭龙老祖一脸的幽怨,如果不是彼此的身份有别,只怕现在螭龙老祖都已经要当场动怒了。面对卓君临这样的主人,螭龙老祖也实在有些无语了。

  什么事情都敢往里面冲,这本身就让螭龙老祖已经头痛了。

  现在卓君临行事却是越来越不靠谱,这让螭龙老祖对以后的日子充满了绝望。以卓君临天马行空的想法,到时候真要是出点什么事情,最终的结果还不是自已跟着倒霉?

  偏偏,这样的话螭龙老祖还说不出来。

  身份不对等,有些话说起来也都有些不合适。

  「有些私事儿,前辈不方便在场,所以,,,,,,」

  卓君临很委婉的开口,神情间满是无奈:「有些事情嘛,前辈实在不方便知道,而且那些事情,我自已能解决。」

  「这,,,,,,」

  螭龙老祖差点没有当场暴走。

  自已能解决?

  你要是真的能自已解决,那老子自然是求之不得。

  能尽量给自已少惹点麻烦,对于任何生灵来说都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甚至只要是卓君临能自已保证安全的情况之下,那怕是让螭龙老祖有多远滚多远也都可以认了。可是现在螭龙老祖害怕的却是卓君临真要是遇到无法解决的麻烦之时,最终倒霉的却还是自已。以卓君临以往的种种德性和口啤,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可是,那怕是再生气,再愤怒,螭龙老祖现在也根本不敢多言。

  甚至,螭龙老祖能明显的感觉到卓君临在疏远自已。

  这小王八蛋的私事儿,螭龙老祖还真没有一点点的兴趣。

  真要是自已管的太宽,最终有可能吃大亏的还是自已。

  然而问题却是,现在这种时候卓君临把自已召唤回来又做什么?

  难不成现在遇到了连卓君临自已都知道解决不了的问题,把麻烦这时候反而却扔到自已的头上不成?

  这种可能性,螭龙老祖也不敢排除在外。

  毕竟,卓君临本身就是这种货色。

  「那现在,,,,,,」

  螭龙老祖试探性的开口,神情间满是无奈:「本身老夫都已经准备出发寻找主人的下落,要不是,,,,,,」

  话,螭龙老祖没有再说下去。

  能听明白,现在卓君临应当就已经听明白了。

  要是听不明白,那不管自已说什么卓君临也绝对是听不明白的。

  有些事情就算是心里清楚,要是装起糊涂的时候,无论自已怎么说也肯定是不会有任何的用途。

  「现在,我准备参战。」

  卓君临看着螭龙老祖,神色平静。

  「参战?」

  对于卓君临的话,螭龙老祖却并没有太大的感触。

  如今人族四面受敌,那怕是年轻一辈的修行者都已经上了前线。卓君临身为年轻一辈的皎皎者,自然是不能缺席这场天地大劫的战场。如今卓君临走上战场的时机本身就已经有些晚了,这对螭龙老祖来说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要是卓君临不敢上战场,这才是螭龙老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若是卓君临没有血性,那自已就真的是瞎眼丢了身份了。

  「我想去大雪山参战。」

  「那里?」

  听到卓君临的话的,螭龙老祖不由面色一沉。

  大雪山在那里,螭龙老祖自然是十分清楚,身为老一辈的强者,大雪山在各族之中究竟代表着什么其实大家心里也很清楚。

  人族第一强者杨侗的道场,杨氏的发源地,对于世间的修行者来说,那代表的已经算得上是人族的一种精神。

  如今的大雪山虽然被狼族大军围困,但杨氏也并没有显出败象。

  这个时候驰援大雪山,那怕是螭龙老祖都觉得有些古怪,如今的大雪山真的需在你这种小辈的支援?

  真要是杨氏都撑不住的情况,就你现在和三脚猫差不多的修为,真的能力挽狂澜不成?就算是要高看自已一眼,卓君临这种想法是不是有些太疯狂了?

  「大雪山形势危急,自然是应当先行驰援大雪山了。」

  「可是,,,,,,」

  螭龙老祖想要提醒一下卓君临,现在大雪山情况根本就不是卓君临所想象的一样,甚至如今的大雪山还占扰着绝对的优势,根本不需要,,,,,,

  然而卓君临却直接伸手做出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现在这种时候,并不是大雪山需不需要的问题,而是态度问题。」

  螭龙老祖感觉自已的智商受到了严重的侮辱。

  态度问题?

  态度你妹!

  大雪山上的生灵,那一个不曾是在江湖上有着赫赫凶名的存在?曾经的大雪山全盛之时,已经完全足以和人间守护者并肩齐驱,就算是没有战神坐镇,大雪山也依旧能稳如泰山,真的需要你的态度不成?

  你又算是那根葱?

  「狼族突然向大雪山发难,未必无因。」卓君临不由摇头苦笑:「虽然我并没有与狼帝打打过交道,但有些事情,我却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

  「什么意思?」

  卓君临的话,让螭龙老祖不由心中一惊。

  难不成,这中间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不过一想到卓君临的古怪邪门之处,螭龙老祖却又不由闭上了嘴巴,对于卓君临身上的古怪,螭龙老祖也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可是,就凭卓君临一个小辈,真的能,,,,,,

  有些事情,螭龙老祖觉得自已还是不要过问的好。

  知道的越多,对于自已来说也算不上是什么好事儿,往往有些时候的好奇心,只会让自已

  陷入更被动的局面,,,,,,

  「因为,我知道狼族的死穴。」

  卓君临信誓旦旦的开口,目光之中满是坚毅。

  「这,,,,,,」

  螭龙老祖满脸错愕,神情间略略带着一丝古怪。

  不过这时候卓君临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螭龙老祖那怕是心中还有些疑惑,此时也不好再开口多言。

  反正,自已就是个跟班的,保证卓君临的安全就行了,其他的问题就不是自已应当考虑的范围之内了,,,,,,

  「卓君临现身妖域附近。」

  一路上,妖帝不断的在听到这个消息。

  似乎是生怕妖族的生灵不知道一样,卓君临一路之上连自已的行踪都没有隐藏。甚至在接近妖域之时,卓君临还主动向妖族的一处关塞出手,数以万计的彩鸡族将士全部折损在卓君临的手中,,,,,,

  临走之前,彩鸡族的公主直接被卓君临架上了火堆,变成了香喷喷的,,,,,,

  这样的消息,直接让妖帝都不由头痛起来。

  按理来说,妖帝是何等样的存在,像卓君临这样的小辈是根本没有资格进入妖帝的法眼,甚至根本不可能让妖帝对其有任何想法。

  可是自从妖帝接触过卓君临之后,对于那个人族小辈就不能不多留意一些。

  关键是那个家伙实在不太省心,那怕是妖帝这样的存在,对于卓君临也不敢完全放心。无论卓君临走到那里,是非都会跟到那里。

  对于这一点,那怕是妖帝都很清楚。

  彩鸡族,乃是妖族最为低阶的妖兽,战力低下。

  按理来说,就算是卓君临真的有什么想法,也绝不应当是向彩鸡族出手。可是如今卓君临竟然不顾自身身份主动挑战,而且还是这般极端的做法,妖帝自然明白这是卓君临在向妖族示威。

  偏偏,那怕是妖帝身为一族之主,但对于卓君临这个祸端却也不敢有太多的想法。

  想法太多,有时候也未必是一件好事儿。

  往往一些情绪法的想法,很可能会给自已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甚至妖帝很清楚,卓君临如今就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无论是谁想要向卓君临出手,都必须要承受卓君临的恶心。

  「陛下,彩鸡族长如今就在妖皇宫外,等着陛下召见。」白虎神君面色发白:「修行路上,所有生灵其实早就已经做好了随时身死道消的准备。那怕是死在刀剑之下,那也只能算是技不如人,怨不得他人。如今卓君临这般极具侮辱性的所做所为,已经算是挑衅,彩鸡族上下全部义愤填膺,誓杀卓君临。」

  白虎神君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微微有些凝重。

  对于卓君临的身份来历,白虎神君自然是极为清楚。

  至于妖帝究竟会怎么做,白虎神君也不敢有太多的指望。

  真要是动卓君临,后果只怕妖帝还真不愿意承担。

  主要也是卓君临这货的命生的实在太好,不仅背后有着令世间任何生灵都望而生畏的靠山,本身身上却还带着厄运之灵这样的大杀器,那怕是世间的绝巅强者,也绝对没有任何一个愿意和卓君临结下太多的因果。

  因果,往往都是无法善了的。

  和厄运之灵的主人结因果,世间还真没有几个敢有这般胆气。

  「这事儿,,,,,,」

  妖帝不由连连皱眉。

  原本,妖帝是想要教训卓君临一下的。

  可是,老一辈的强者若是出手,只怕未必能过得了螭龙老祖那一关。若是年轻一辈的妖族天才,以卓君临的那一身邪门战力,一般的生灵也都

  只有送菜的份,就算是落得和彩鸡公主一样的下场,卓君临也不是干不出来,,,,,,

  这种事情,那怕是妖帝一时之间也只觉得无比头痛。

  更让妖帝头痛的却是,卓君临之所以这么做,真正的用意妖帝还非常的清楚,,,,,,

  无非是不满妖族向人族开战而已,卓君临现在这么做完全就是在报复,只不过卓君临并没有把事情说的太明白,只是在,,,,,,

  同样,卓君临也同样是在警告妖族,人族也绝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这样的情况之下,那怕是妖帝都不由感觉到头痛起来。

  「陛下明鉴,还请陛下下旨。」白虎神君满脸恭敬:「彩鸡族长毕竟身为一族之长,有些时候我们也还是要照顾一下下面将士们的情绪。」

  「本帝知道了,容本帝想想再说。」

  此际,妖帝不由面露难色起来。

  纵然是身为一族之主,现在妖帝也不敢有太多的想法,,,,,

  一路上,卓君临的速度都不快。

  甚至可以说,卓君临如果只是想要赶往大雪山的话,一日时间就已经完全足够。以卓君临如今的修为境界,日行百十万里也不过是等闲之事,可是卓君临一路不仅不急,反而还有向妖族挑衅的意图,行事手段极为狠辣。

  卓君临的有些手段,那怕是螭龙老祖看在眼中都有些心惊。

  什么叫做心狠手辣,螭龙老祖如今算是真的长了见识。

  行事毫无底限可言,一言不合就直接将对方给烤了,这样的手段以前螭龙老祖却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修行者之间都各自有一条不可触及的底线,那怕是彼此身份不对等之时,也总会多少留下一丝情面,不会斩尽杀绝。

  可是,卓君临却好像根本没有这种意识。

  无论遇到的是什么存在,也不管对方究竟有没有招惹到自已的头上,只要是卓君临看不顺眼的家伙,一般的结果都是落到了卓君临的肚子里面。

  路上,螭龙老祖也没少品尝各种美味。

  然而,跟着卓君临越久,螭龙老祖就越是明白什么叫做无法无天。卓君临所干的那些个事情,那怕是螭龙老祖这样的存在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真要是由着卓君临的性子来,这个世间只怕早就已经天下大乱。

  「主人,我们是不是,,,,,,」

  螭龙老祖善意的提醒。

  像卓君临这般目中无人的家伙,螭龙老祖还真的生怕什么时候惹了不该惹的存在,给自已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咋的,没吃饱吗,那下次我多烤几只。」卓君临丝毫没有明白螭龙老祖的意思:「我说前辈,吃的时候也没见你客气,下次动手的时候你能不能帮帮忙?」

  「老夫,,,,,,」

  螭龙老祖脸色直接黑成了锅底。

  帮忙?

  帮个锤子!

  你打的可都是妖族的生灵,和老夫算起来虽然不是同宗却也可以算得上是同源。老夫没有出手阻止你就已经算是客气的了,你居然还想着让老子帮你忙?

  真要是自已动了手,那就真的是忘宗悖祖,世间也将再无螭龙一族的容身之地。

  这样的话,你到底是怎么说出口的?

  再说了,都已经到了你这般境界,早就已经可以辟食五谷,,,,,,

  就算是将那些妖族生灵全部烤了,也只不过是满足你的口腹之欲而已,如今这种时候你居然还和老夫讨论起吃没吃饱的问题?

  「老夫是想要说,下次你出手的时候,能不能不要,,,,,,」

  「不要留活口是吗?」卓

  君临点点头:「这个下次我会注意,保证不会再留任何一个活口,也不会浪费一点食物。」

  「老夫,,,,,,」

  螭龙老祖感觉这日子没法过了。

  老子是这么个意思的吗?

  老子只不过是想要劝你不要这么心狠手辣,毕竟同为下界生灵,以后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总还是有相逢之时。

  如今你这么做,是真的不给自已留半点退路的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ffd.net。如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ffd.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