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蜕变_灾厄艺术家
如果小说网 > 灾厄艺术家 > 第105章 蜕变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5章 蜕变

  第105章蜕变

  “我在公司签过一份合同,不能采用与某位舞者相近的方式进行表演。

  离职之后,不能表演工作期间演出过的舞蹈节目。

  账号上涉及违约的视频,会在今天内删除,非常抱歉。”

  观众们立刻嗅到了一丝火药味。貌似有瓜吃。

  直播间里最初只有两三百人,庄熙摘头套后人数很快翻倍,自曝身份、谈到缪斯传媒后人数开始疯涨。

  【能让缪斯这么维护的,只能是那个人吧】

  【肯定是那个】

  【不是那个,是你们漏掉的那个】

  【?】

  【这种合同不会无效吗】

  “这些限制是一个机会,逼迫我重新审视过去的表演,寻找属于自己的舞步。

  接下来,是表演时间。”

  庄熙扎好头发,起身向舞台走去。

  【后面呢?】

  【我要吃那个人的瓜】

  【你们说的那个到底是哪个】

  很好,直播间里的猹越来越多了。

  白哲手持着摄像机,镜头跟随着庄熙,移上昏暗的舞台。

  画面切到固定摄像头,所有人员就位。

  3D摄像机启动,立体影像传输正常,影像处理延迟77ms,同步转播准备就绪。

  收音清晰,投影无故障,未发现危险目标

  幕布拉开,灯光亮起,人声鼎沸。

  场外翘首以待的人们看到舞台上的情况不禁愣住。

  立足舞台中央的是一名白衣蓝发的舞者,“主角”莫亚和她的鼓则在后方。

  难道是请的伴舞?

  “晚上好!今天的表演将以舞蹈开场,我和古筝手阿纳托利编写了舞蹈的伴奏。

  她的名字是庄熙,我见过的最优秀的舞者。一支独一无二的舞蹈,送给风筝街。”

  莫亚简短地开场,丝毫不吝啬对庄熙的赞美,将观众们的注意力转移到舞者身上。

  她在想,《化生》结束后该表演什么蒙混过关。要不把贝斯手抓来整活吧。

  【写《生锈》的莫亚?双厨狂喜】

  【小矮子很厉害吗,蹲个介绍】

  【坐标在边区外围风筝街,离得近的现在赶过去还有机会抓到真人】

  【大新闻大新闻!我舅舅说,呆头鱼在边区黑帮组织中被匿名悬赏一百万】

  【我舅舅说她是陨星组织二把手】

  【有图为证,内部消息,百万悬赏啊】

  【治安署不管吗】

  开弓没有回头箭。

  今天的演出之后,缪斯将会动用巨量资源来处理他们。

  如果不能一举翻盘,只有逃离星之城了。

  “舞蹈,《化生》。”

  场外有其他人看着,白哲将注意力集中在操作台上。

  作为主角的庄熙没有言语,在静默中摆好准备姿势。双臂交叉,躯体紧缩。

  置身舞台中央,舞者无须用言语表达。

  随着一声清朗的铮鸣,表演正式开始。

  沉重有力的鼓声加入,灯光就位。

  第一部分,织。

  庄熙张开手臂,从手腕振出两束淡蓝色的灯光帷幕,如夜色中激起的海浪。

  她的舞姿轻灵美好,让人联想到春日蝶舞,冬日微雪。

  舞步明快,手臂动作兼具力量与灵性,随之翻飞的蓝色光幕缭绕在她身周,如光与雾织成的丝网。

  在乐声的配合下,形成一种安宁愉悦的氛围。

  庄熙踩下第一个投影设备,误差极小,立体剪影和她的身体轮廓几近重合。

  短暂的停顿后,她和剪影同步起舞,如若从身上拓印下一层影子。

  “你们快看窗外!那是庄熙吗?”

  办公大楼19层,练习室中的一名舞者惊愕地指向窗外。

  她以为对方早已下落不明,庄熙的消失像一层阴影笼罩在她们这些舞者心头。

  “还有这边,这边,这边.天啊,全部都是她。”

  这种做法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她们难以置信的同时,不禁感到担忧,和几分羡慕。

  “要不要去通知主管?”

  同事们面面相觑,不太敢接这个茬。

  “会有其他人通知的,我们先看看。”

  一群人站在窗边,望着那个在夜空下自由起舞的女孩。隔着一层玻璃,一片光影,似乎很近又很远。

  第二个剪影,第三个.第八个。

  八个从浅蓝渐变至深蓝的立体投影,在舞台各个方位点亮,姿态各异。

  但它们并不让人感到纷乱,所有观众的目光都牢牢锁定在庄熙身上。

  她明亮如星,其余皆是幻影、陪衬。

  台下的掌声越来越多,而伴奏《异步》的曲调悄然发生变化。

  鼓点节奏更加清晰强劲,让人忍不住随之跺脚。清朗的古筝声则展露出肃杀和强势的一面。

  第二部分,茧。

  观众们隐隐察觉到一些不同的东西,但感受不清晰。

  蓝色剪影中混入星星点点的杂色。红,黄,紫,绿

  开始只是光点,接着是线条和光斑,逐渐透出混乱异常的观感。

  庄熙的动作变得吃力起来,无形的枷锁束缚着她的躯体。

  双手困在透明的墙壁内,双脚无法踏出虚无的圆圈。

  所有五彩斑斓的剪影变得动作完全一致,整齐划一地起舞,美丽得有些狰狞。

  短暂的停顿后,庄熙的动作也变得和剪影一致,淹没在绚烂的光影中。

  节奏在不断加快,她的动作越发吃力,像一个溺水者在疯狂地伸手触向水面。

  她的动作标准优雅,眼神和气质却逐渐向着疯狂和绝望滑落。

  难以言明的窒息感,在她的舞步中仿佛化为实质,如凝胶般包裹住观赏者。

  全程见证《化生》诞生的白哲,也没想到庄熙的状态会这么好,他看得差点忘记重要操作。

  红外线灯开启,肉眼不可见的光线笼罩在庄熙身上。一小部分装了特定型号电子眼的观众发觉了他的操作,向其他观众述说着自己的发现。

  感光涂料迅速变色,白色舞服表面染上常人无法想象的斑斓之色。

  庄熙旋转着身体,华丽诡谲的色彩一圈圈攀上她的身躯,染遍每个角落。

  舞台周围是喧闹的夜市,唯独这里一片寂静,只剩越发激烈的伴奏声。无人喧哗,无人鼓掌。

  随着台上的舞者被染为彩色,没入光影之中,惊悚与不适感渗入观众的内心。

  无法呼吸,无力挣脱,霓虹光辉如怪兽将伱我吞没。

  莫亚一副冷漠的神情,用鼓声营造出压制性极强的氛围,与表演《生锈》时状态完全不同。

  古筝的效果器逐步增强,进入躁动的状态,潜藏着一股危险的狂热。

  更加兴奋,更加激烈,用旋律统筹着舞台上的一切。

  终于,庄熙出现失误,一步踏错节奏混乱。

  四周的剪影仍然在规律地起舞,重复着最后八个小节。

  第三部分,破。

  舞者站在舞台中央,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行动。

  庄熙身体晃动了一下,摔倒在舞台上。

  白哲猛得一惊,心跳漏了半拍。这不是她设计的动作,发生了什么。

  他紧急调整着设备,防止表演在最后阶段崩盘。

  快站起来,快站起来

  几秒时间是那样漫长。

  她用力撑着地面爬起,姿态暴露出不明的虚弱感。

  庄熙向前踏出一步,动作显得笨拙。

  她随意挥动着手臂,不知在驱散什么,与伴奏和周围的剪影格格不入。

  观众们不明白她在做什么,只觉得有种特殊的意味。

  找到你的频率,找到你的舞步。从同步迈向异步。

  她交叉着伸出双手,用尽所有力量,撕开那层斑斓的茧壳。

  白哲关闭红外线灯,庄熙身上斑斓的彩衣乍然褪色,变回不起眼的灰白。

  她脱下舞鞋,赤足在舞台上漫步,如同踏在无人的云端。

  她沉浸在安宁的韵律中,跳起非人的舞蹈。

  当直播间中的粉丝们第二次看见这段怪诞异常的舞蹈,感受与之前完全不同。

  庄熙想表达的不和谐之美,他们真切地体会到了。

  一座舞台,在这一刻被她的舞蹈分割为两个世界。她立足其中,又疏离于一切之外。

  不和谐的音符让人感到刺耳。不和谐的舞步让人觉得丑陋。

  但这些不和谐的事物同样具有打动人的力量,拒绝同化,坚信着生命的独特与唯一。

  光彩绚烂的剪影一个接一个定格,停滞在或是优雅或是丑陋的姿态。

  伴奏在最顶峰处戛然而止,台上一片安静。

  庄熙在定格的光影之间起舞,仿若下一刻就要振翼飞天。

  她停下舞步的刹那,朦胧的,超现实的幻觉冲击着人们的脑海,或浅或深。

  色彩斑斓的丝网覆盖着整个舞台,似有飞蛾般的存在从中破茧而出,振翅飞向未知之地。

  庄熙有所察觉,抬头仰望。

  这支舞,你满意吗?

  白哲将话筒递给她时,舞者如梦初醒。

  “我”

  “我不是机器。我无法成为机器,也不会被机器取代。”

  “我拒绝被机器剥削,拒绝被设计操纵机器的人剥削。”

  “我祝愿所有创作者获得公平正义。我祝愿你们永远保持自己的个性。”

  “还有,缪斯传媒的杂种,你们让我感到恶心。就这些。”

  庄熙朝摄像机竖起中指,电子巨屏上的同步影像被光速打码。

  白哲关注的重点,则是她身上无法掩饰的虚弱感。汗水将舞服浸透,身体轻微地晃动,好像随时会倒下。

  红卵出了问题,为什么,为什么阿什因玛

  砰!

  一声枪响打断了他的思绪,和观众们的掌声。

  特殊弹头嵌在格里乌斯的手臂上,没能穿透装甲。

  该逃了。

  悲,晚上跑步跑到一半下起大暴雨,还好在下雨前和楼下猫猫打了招呼。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ffd.net。如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ffd.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