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第 70 章_咸鱼幼崽在娃综爆红
如果小说网 > 咸鱼幼崽在娃综爆红 > 第70章 第 70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0章 第 70 章

  下午盛明决有事要出门,不能继续陪弟弟妹妹一起玩,但他帮忙给几个人都订了剧院的票,还安排好了司机把人送过去。

  于是穆沐便跟妈妈姐姐还有丛邱哥哥跟贺阿姨一起去剧院看了一场话剧表演,是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全长四个多小时。

  入场的时候穆佩芝本来还有些担心小儿子会不会听不懂演员的台词,觉得话剧太过枯燥,没想到小家伙看得比她还投入,全程都沉浸在舞台上表演出的故事中,连卫生间都没去。

  穆佩芝不是第一次看哈姆雷特的话剧,贺芸跟贺丛邱以前来伦敦玩的时候也看过,穆汶莱虽然没看过现场的话剧表演,但她看过英文版原著,只有穆沐一个人是第一次接触这个著名的悲剧。

  穆沐以前只是大概听说过“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句广为流传的名言,但是对于故事本身并不了解。

  上一世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除了穆佩芝参演的电影之外,他很少去看那些耗费时间的影视作品,也从来没有现场看过话剧。

  所以这算是他两辈子第一次在剧院看现场的话剧表演,而且是跟家人和好朋友一起看的。

  一开始他还在因为跟妈妈和姐姐一起看话剧而激动,结果没过多久他就被话剧本身吸引了,直到整个故事落幕,他才猛地回过神。

  穆佩芝看了眼小儿子脸上的泪痕,拿湿巾给他擦了擦脸,有些无奈地说“怎么看得这么入迷台词都听懂了吗”

  穆沐有些不好意思地摇摇头,这次他没有故意撒谎,有些台词他确实没听懂,莎士比亚的话剧用的英文跟现在日常使用的很不一样,他只能勉强明白个大概。

  但是舞台剧的魅力不仅仅在于台词,哪怕没有完全听懂,也不影响他为之感动。

  他擦干净脸上的眼泪,扑进妈妈怀里蹭了蹭,然后又去拉住了姐姐的手。

  他庆幸地想,还好现在他的家人都好好的,他会好好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

  穆汶莱看着弟弟像只小奶狗一样蹭着她们撒娇,忽然又想起了那个梦。

  这一刻她跟穆沐一样都感到庆幸,还好弟弟现在还是活蹦乱跳的。

  穆汶莱把小小一团的弟弟抱起来说“散场了,该回去了。”

  大哥不在,妈妈受伤还没好,现在没人跟她抢着抱弟弟了,可她却莫名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她一手抱着弟弟,另一只手伸到穆佩芝面前,明明是想把妈妈扶起来,却别扭地什么话都没说。

  穆佩芝握住女儿的手,微微借力站起来道“那我们回去吧。”

  穆沐被姐姐抱着,慢慢从刚刚的情绪中抽离出来。

  坐上车之后,他突然想起来说“对了,爸爸呢我们要不要给爸爸打个电话”

  穆汶莱有些莫名地问“为什么要突然给爸爸打电话这个点国内都半夜了,爸爸应该睡了吧”

  穆沐遗憾道“那明天再打吧,我们都出来玩了,爸爸一个人在家里不知道会不会难过。”

  穆佩芝看了眼手机上的未接来电,还有孩子爸刚刚发过来的消息,笑着说“你爸没睡呢,他要忙工作,哪有时间难过。”

  她把电话拨回去,然后把手机递给了小儿子。

  穆沐拿两只小手捧着妈妈的手机,等电话接通便直接按了免提。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他那个冷酷霸总的老爸黏黏糊糊地喊了声“亲爱的”。

  穆沐下意识扭头看了眼妈妈,见妈妈居然一点都不尴尬,他连忙对着电话说“爸爸,是我。”

  盛昊存一愣,清了清嗓子,瞬间恢复了冷漠低沉的霸总声线“沐沐啊,怎么是你妈妈呢”

  穆沐又看了眼妈妈,穆佩芝冲他笑了一下说“沐宝不是想爸爸了吗多跟爸爸说会儿话吧。”

  穆沐便坐直了小身板“爸爸,妈妈在我旁边呢,妈妈让我先跟爸爸说话。”

  盛昊存隐约听到了老婆的声音,一下子又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惹老婆不高兴了,不然老婆为什么会让小儿子接电话呢

  他一心一用地一边自我反思一边问小儿子“沐宝,你们今天都玩了什么”

  穆沐乖乖回答道“爸爸,我们刚刚看完话剧,是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

  盛昊存有点意外“哈姆雷特怎么突然想起来去看话剧你看得懂吗”

  穆沐顿时觉得自己被爸爸看不起了,他鼓着小脸说“我当然能看得懂”

  盛昊存忽然念了句英文台词,然后问小儿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穆沐脑子一懵,根本没听明白爸爸都说了什么。

  他连忙求助地看向贺丛邱,贺丛邱小声给他翻译了一遍,穆沐立马大声复述起来。

  盛昊存“我都听见了,是贺丛邱教你的。”

  穆沐一愣,没想到爸爸的耳朵居然这么好使,他顿时红着脸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了。

  盛昊存欺负完小儿子,又开始一本正经地教育起了小家伙“你连台词都听不懂,还说看懂了话剧小孩子不能撒谎,撒谎会尿床。”

  穆沐想起他昨晚真的差一点就尿床了,而且他昨天确实撒谎了。

  虽然这两者之间不见得有什么必然联系,但他还是有点害怕。

  万一真的会尿床,那他就没脸见人了

  他有点委屈地扁了扁嘴,还想继续辩解,却看到姐姐忽然伸手把手机拿了过去。

  穆汶莱直接对着电话那边的爸爸说“爸,你怎么又故意欺负弟弟弟弟才四岁半,你念的那句台词那么抽象,他听不懂很正常。今天的话剧他都看哭了,他虽然年纪小,但是也有自己的理解,你不能因为他有一句台词没听明白就说他没看懂。”

  盛昊存被女儿教训了一通,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语气一下子弱了下来“我这不是逗他玩吗”

  穆汶莱认真道“弟弟还小,分不清楚爸爸是不是在跟他开玩笑,他刚刚都快委屈哭了,爸爸这样会打击他的自信心。”

  梦里那个弟弟就是因为觉得自己不够聪明,所以才会那么拼命地去学习,她绝不能让现在的弟弟也走上这条路。

  即便爸爸本身并没有什么恶意,也不能总是这么欺负弟弟。

  盛昊存听女儿说小儿子被他欺负得都快哭了,瞬间慌张起来,老婆还不知道有没有生他的气呢,他现在又嘴贱惹了小儿子,这下子老婆肯定要生他的气了。

  他着急地补救道“沐宝,是爸爸错了,爸爸不应该欺负你,爸爸跟你道歉。”

  穆沐凑过去对着电话说“爸爸,我没有撒谎,不会尿床的”

  他今天真的没有撒谎

  昨天撒的谎是昨天的,已经过去了

  盛昊存没想到小儿子的重点居然在会不会尿床上面,他哭笑不得地说“对,你没有撒谎就不会尿床。”

  穆沐心里顿时踏实了很多,大方道“那我就原谅爸爸了。”

  盛昊存有些感动,又跟小儿子聊了一会儿才问“沐宝,你妈妈脚上的伤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一点”

  穆沐凑过去看了一眼才回答道“还有些肿,不过没有早上肿得那么高了。”

  他知道爸爸现在在担心妈妈,干脆把手机递给妈妈说“妈妈,爸爸想跟你说话。”

  盛昊存没想到小儿子居然这么了解他,顿时觉得这小子实在是太聪明了,回头他要给小儿子包个大红包

  他如愿以偿地跟老婆说上了话,确认老婆没有生他的气,只是在看话剧没顾上回他消息,他终于放心了。

  穆沐想到姐姐刚刚维护他的样子,笑嘻嘻地凑过去说“姐姐,刚才谢谢你帮我说话,但是我没有委屈得要哭。”

  他只是因为自己差点尿床而后怕

  穆汶莱以为小家伙是好面子,没有戳穿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说“以后别听爸爸瞎说,爸爸就喜欢欺负你。”

  穆沐点点头,“我知道啦,不过爸爸刚刚已经跟我道歉了,以后肯定不会再这样了。”

  穆汶莱冷笑一声,“那可不一定。”

  爸爸上次欺负完弟弟就没有好好反省,他只有对着妈妈才不会故意去犯同样的错误。

  爸爸太幼稚了,还不如大哥靠谱呢。

  盛明决忙完手头的事,跟大部队先后脚回了家。

  见弟弟像个小炮仗一样冲过来抱住他的腿,兴高采烈地喊他哥哥,他忍不住把小家伙抱起来问“话剧好看吗”

  穆沐又一次点头“好看谢谢大哥给我们买的票,这是我第一次看话剧呢”

  盛明决笑道“喜欢就行,以后有机会大哥陪你看别的。”

  穆沐顿时欢呼起来“太好啦那我下次要看李尔王”

  盛明决挑眉看着怀里的小家伙“你知道的还挺多。”

  穆沐骄傲地挺起小胸脯“那当然啦我还知道莎士比亚别的作品呢”

  盛明决稀奇道“说来听听”

  穆沐掰着手指头开始数,四大喜剧和四大悲剧,还有著名的罗密欧和朱丽叶。

  盛明决听着小家伙叭叭叭地念出来一大堆作品名字,忍着笑问“那你知道这些故事讲了什么内容吗”

  穆沐顿时卡了壳,他憋了好一会儿才鼓着脸道“等我看了话剧我就知道了。”

  盛明决了然地笑了起来,他刚刚差点以为小家伙是天才中的天才,结果只是记住了几个作品名字就来跟他炫耀。

  怪可爱的。

  盛明决吸了会儿弟弟,感觉忙了一下午的疲惫感瞬间烟消云散。

  以前他居然没发现跟小家伙待在一起会让人这么放松,瞬间感觉错过了好多。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了晚饭,又在客厅看了会儿电视节目。

  穆佩芝笑点低,穆沐也很容易被逗笑,有他们俩在,整个客厅的氛围瞬间就热闹了起来,其他人也被传染得时不时笑一阵子。

  穆汶莱被弟弟逗笑两次之后就站起来跟盛明决道“大哥,我用一下健身房。”

  盛明决抱着笑得直抖的弟弟,冲妹妹点了点头道“去吧,随意就行。”

  穆汶莱便去健身房运动了,穆沐忽然想起来说“大哥,我也要运动多运动才能长高”

  盛明决想了想,觉得健身房不适合这么小一点的弟弟,他看着充满干劲的小家伙问“会打羽毛球吗”

  穆沐信心满满地说“当然会啦”

  虽然他以前不怎么运动,但中学时的体育课还是跟贺丛邱一起打过羽毛球的。

  不过篮球他不太行,跟同学一起打的时候甚至根本抢不到球,就算贺丛邱故意把球传给他,他也会白白浪费一次投篮的机会,根本拿不到分。

  但是羽毛球这么简单,就算他现在是小孩子的身体,也肯定没问题

  盛明决见弟弟这么有自信,以为小家伙平时在家也会打羽毛球,于是他又去问贺丛邱“丛邱呢会打羽毛球吗”

  贺丛邱点头“会。”

  盛明决便让人去找了一副羽毛球排,带着两个小不点来到院子里的空地上。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管家临时让人搭了个架子挂上明亮的灯管,院子里瞬间变得亮如白昼。

  盛明决把球拍分给两个小家伙,站在旁边道“你们打,我给你们计分。”

  穆沐率先拿到球,激动地冲不远处的贺丛邱喊“丛邱哥哥,我要开始啦”

  贺丛邱握着球拍点头道“来吧。”

  穆沐自信地把羽毛球抛起来,两手一起握住球拍挥了过去。

  贺丛邱都摆好接球的架势了,却看到穆沐的球拍完美错过了空中的羽毛球。

  首发失败。

  贺丛邱连忙鼓励道“没关系沐沐,再来一次。”

  穆沐瞪了眼落在地上的羽毛球,撅着屁股把球捡起来,嘴里还在给自己找借口“那个灯太晃眼了,我没看清楚。”

  贺丛邱抬头看了眼灯管,建议道“那我们换个方向”

  于是两个人挪了挪位置,确保灯光不会影响视线。

  穆沐打起精神重新发球,这回倒是没挥空,但是羽毛球只往前飞了一小段距离就软趴趴地掉地上了。

  贺丛邱连忙跑过去把球捡起来,扭头对裁判说“大哥,这次算我没接住,现在我来发球。”

  盛明决本来想公平一点,没想到贺丛邱主动让着他弟弟,他只能顺势点了点头。

  贺丛邱发球之前还特意提醒穆沐道“沐沐,准备好了吗我要发球了。”

  穆沐分开两条小短腿扎起了马步,小胖手紧紧握着球拍道“我准备好啦”

  贺丛邱没敢用太大的力气,故意计算着距离和高度把球送到穆沐面前。

  结果他预估错误,球还是有点高,穆沐努力蹦起来也没能够着,还差点没抓紧球拍被砸了脑袋。

  盛明决眼疾手快地帮弟弟握住了球拍,确认小家伙没受伤才松了口气。

  他觉得自己高估了四岁半小孩子的运动能力,收起球拍说“沐沐,我们不玩这个了,玩小皮球吧。”

  穆沐不服气地说“我可以的,我真的会打羽毛球刚刚是失误人都会有失误的时候”

  盛明决拿炸毛的弟弟没办法,只能把球拍还给他,不放心地叮嘱道“那你小心一点,别受伤。”

  穆沐点头说“谢谢大哥,我会小心一点的”

  他捡起地上的羽毛球,重新尝试发球,结果还是没能成功。

  穆佩芝被贺芸扶着在院子里的椅子上坐下,看到小儿子手忙脚乱地扭着小屁股不停地跑去捡球,差点就没忍住笑出声来。

  她险险地把笑声憋回去,拿相机开始给小家伙录像。

  穆沐对此毫无所觉,还在忙着捡球。

  他已经放弃发球了,每次都把捡到的球交给贺丛邱,让贺丛邱来发球。

  贺丛邱慎之又慎地控制着力道,故意把球送到最容易接住的位置,几次之后穆沐终于成功把球打回去了一次。

  他跑得直喘气,累出了一脑袋的汗,眼睛却因为激动而闪闪发光,兴高采烈地跑去跟盛明决说“大哥你看我没有骗你我真的会打羽毛球。”

  盛明决笑着揉了把他的小脑袋,顺手帮他擦了擦汗,嘴里还夸赞道“我看到了,我们沐沐刚刚打得特别好加油”

  穆沐瞬间满血回归,跑回去继续跟贺丛邱打羽毛球。

  穆佩芝用相机录完又用手机拍了一段,发给盛昊存说“看你小儿子羽毛球打得多好。”

  盛昊存刚洗完澡,正一个人躺在床上孤枕难眠,突然收到老婆发来的视频,他立马点开看了起来。

  看到小儿子撅着屁股不停地跑去捡球的样子,他一下子笑了起来,违心地回复道“沐沐居然还会打羽毛球啊,咱儿子太棒了”

  说完他便又把视频点了播放,津津有味地看了好半天才心满意足地关灯睡觉。

  穆沐一口气打了一十分钟的羽毛球,最后实在是累得跑不动了,他把球拍往大哥手里一塞,喘着气蹭到穆佩芝身边说“妈妈,我好渴”

  穆佩芝看着小儿子红扑扑的脸蛋,把提前准备好的温水递给他说“慢点喝。”

  穆沐抱着杯子咕嘟咕嘟一口气灌下去大半杯,见贺丛邱也跟着他过来了,他把剩下的半杯水递过去说“丛邱哥哥也喝”

  这个运动量对贺丛邱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因为他基本上都没怎么动,只是不停地发球。

  这会儿他也不怎么口渴,可是看到穆沐递过来的半杯水,他还是接过来喝掉了。

  穆沐从他手里接过空杯子放回桌子上,拿小汗巾擦了把汗,意犹未尽地说“丛邱哥哥,明天我们再继续”

  今天的运动量应该够他长高的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ffd.net。如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ffd.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